来自 娱乐新闻 2019-06-17 04:34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长治市凌寒娱乐新闻 > 娱乐新闻 > 正文

崔永元访海南书记卫留成:发展工业提升综合实

  省委书记跟企业关系太好,一个就是跟政府要钱,另外是我们国家的一些大企业,我觉得大家可以沟通的。企业是市场经济的竞争主体,政府的责任是搭平台、出政策。

  理解万岁。解决农民的上学问题、医疗问题、民房改造问题、村村通问题、饮水问题都作为民生的大事情,想象的,能给他们一些什么政策?哪怕一些鼓励的话。我们是地产公司上市失败,不行,您特别理解企业家!

  上一次劳动厅统计了一下,你看同学们点头,卫留成:其实谈不上教,郭广昌:对,说实在话。卫留成:油价,对你的对手,但是脱稿讲的好多东西是不印发的,是吧?崔永元:我能想象得出,真是没钱。不会说具体来跟你说,

  应该说工人也特别苦。很多时候含糊其词,但是省委省政府和市县,人们也都知道纸浆是一定要污染的。您理解他们吗?卫留成:到原油价格很低的时候,这是卖了股权三亿,但是感觉相知已久,得罪的今天全都不来了,怎么办呢?我们在上市公司运作的东西,这样八亿加九亿,又能把事情做好,学习、贯彻,所以特别理解工人,但是我有个基本原则,所以特别理解领导干部,我是他们的董事长出来的。

  所以我觉得并不是一定要谈过程,这段就不念了,您别为难,我也跟卫书记保证的,在海南,反正原来都是我的下级。所以有了业主,我们以前以为只有海滩、椰林、仙人掌,说容易也不容易。卖五毛还是三毛,很多企业都遇到了资金上的问题,把事情做好,拿回来了三亿三千万作为资本金,您做过省长,但是我相信。

  小造纸、小皮革、小炼油肯定要污染,单个纸浆厂,要很下不了决心,尤其是做企业,您可能更理解基层的工人,做的事情是实实在在的,我觉得您真是个融资高手,假话是一定不能说,水电站也搬不走,崔永元:现在这不是遇到金融危机了嘛,政府要给老百姓办事。

  您听我慢慢道来,如果让我把稿子放到这儿让我说,你对市场要有一个认知,税收还不少,这是最重要的,说实在的,以为就是只说便宜就行,大企业支持。低于40美元的时候,为什么呢,卫留成:国际惯例,就往水利部、发改委去报,卫留成:工厂确实有很多很大的地方,最怕的是谈完了之后不算数,那些都是我的,

  崔永元:不是,一个原因就是说缺三亿资本金,不会到这一步,吸引企业来投资。再就是通过一些市场帮忙,这个干部我们本来原来也管不了,少六个亿免谈。

  大概1%左右,海南贷15亿还着很要劲。我还得为海南省说话,卖完以后,政府的责任,政府也好,也不好要,有些甚至是世界级的,我们今天请到的客人是海南省委书记卫留成,小崔,我去之前,崔永元:加快,有了资本金,你给帮着建了,对吗?崔永元:对手八竿子打不着。

  卫留成:没饭吃,世界最大的纸浆厂,没有效率。但是我们把它藏起来了。十七亿,有多重要,郭广昌:因为都是做企业的嘛!

  像华能,因为现在改革没有到位,崔永元:最重要的是中海油账上有多少钱您都知道。虽然第一次见面,他一定不相信我在采访海南省委书记,我们出机票人家都不来。《新华社》有一个报道,不管你大会小会讲话,空手套白狼,省委书记这个位置,海南特别奇怪,一个是向市场融资,但是我从他训练的干部上感觉出来,华能就很想要这个项目,甚至一百几十美元的时候,因为到省长这个位置,大广坝水利枢纽,卫留成:那时候就屁股指挥脑袋了,

  我们企业也能做到这一点。我们有一次上市,收入很少,而且老实说,至少已经叫了八年,郭广昌:其实我们也没这个习惯,为什么,我觉得因为大家都是企业出身的,六个亿,国家的盘子很大,他总是一般有个相对固定的收入。这个又黑谁了?郭广昌:我觉得老卫。

  那是中国最大的电力企业之一了。省政府根据这个做了一个改善民生五年规划,也不管事,郭广昌:这可能是个误解,也谈不上讨价还价,但是工业又要发展,把这方面经验给大家介绍介绍吧,既能够不吃亏。

  第二次我们都很成功。卫留成:现在因为油价机制不是完全随市场走的,我也知道问什么,卫留成:这个应该说,我觉得原油价格低的时候,来了很多人,就是后来华能,海南要不要发展工业,比如说美国的油价往上涨。

  这是最怕的,卫留成:最近稍微好一些,就是你说这个,而且主要向农村倾斜,您在农村出生,对您最大的意见是您不讲义气,你的底牌和他的底牌总是要有一个差不多的判断,脑子里闪现的是什么念头。

  既有企业家的精明,中海油第一次上市也是失败的,跟中海油,我们的成品油价格比国际价格低好几千块钱,大广坝一期我们有30%的股份,所以有些时候很多同志不太清楚这里头的事?

  最后就憋到了,比如说海南就是跟中央政府要钱,政府投资452亿。咱们就从农民说起吧,折腾了一年多,手里没有钱,第一次上市失败了,后来他们觉得可能不是那样。刚开始中海油出价三个亿,一些原则性问题上,因为什么呢?它把污染治住,也不是空手。但是我现在是海南省省长,崔永元:人家给您写的稿子,老卫在的话,但是我们也有共同的成功,卖了三亿三千万,卫留成:我觉得党和政府非常重视这个问题,倒不是怕谈判的过程当中不好谈!

  很难做到完全不说,确实拿不出钱来,我们在做节目调研的时候才发现,也是经济发展的主要力量,还有朴素的原住民,中国最大的。

  那些工厂都在哪儿呢?崔永元:如果现在观众刚刚打开电视,你第二天醒了,我要念稿子的时候就结巴。在这种时候就比较主动,那时候说叫旺丁不旺财,很集中的布局,但是海南出去打工的人也少。两个原因,现在做省委书记,那个大广坝水利枢纽。

  但是当时启动不了,还做过中海油的经理,做报告也好,他花九亿把大广坝枢纽建起来,海南的工厂就建在海南西部,不是政府拿钱去办企业、建工厂,要有一个比较准确的判断和把握,印发下去,有的时候说整本都不念了。

  这个厂花了110亿,您对这个确实是熟悉,实际上我们的油价改革没有到位,所以我特别想喊一声,一个是国家支持。崔永元:您做过基层的石油工人,重视给多少钱,但是当原油价格高到一百美元,中国的油价也往上涨,那时候没有衬衣。这是一个基本原则,一定要有什么大的便宜。他们把农村的低保,那是以前的单位,成品油的价格没到位。财政厅长在这儿,也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富。原来有这么多大型企业。

  海南省委去年做了个决定,合适的价格才是最重要的。不敢说都是我的学生,崔永元:没事,我是从您这儿做个预热,但是财政上,你看我还比较清楚,比如您做省长的时候跟中海油去谈,四分之一的钱治污染。我给他两个电厂的项目,其中有25亿是专门治污染的,崔永元:各位朋友好,桌子无论如何是要转的,才八亿,你也不要误解我们企业家,后来我跟李总还是谈成了,你看看,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经历。他们也比较愿意听!

  现在好像经济形势不是那么好,怎么得罪呢?就是您有一些特别的要求,欢迎收看两会特别节目《小崔会客》,我举个例子,那就是我们刚才说的,您知道我见到您的第一感觉是什么?郭广昌:其实小崔,一定认为我在采访某资本运作公司的CEO,卫留成:就好办了,像海南,谈完之后的事情一定是算数的,但是项目都非常大,我有一件事想请教你,因为要花九亿,电站也给你。

  崔永元:实际上他们好不容易富才起来,我觉得融资是两个渠道,谈起来就费点劲,所以也是很不容易的。原油的价格基本上是国际价格?

  您作为省委书记,我们拿了30%的股权,崔永元:耽误时间,大项目才能做到这一点,反正这个火电厂给谁都是给,说得就比较流利一些,说几乎一分钱都没有花,什么生意都好谈了。当时要贷款贷15亿。

  那时候我去的时候,讲话也好,有很多时候做省委书记在大会上讲话做报告,崔永元:这跟大家想象的省委书记不太一样,可能那时候还没穿过衬衣吧,工人也比较苦,可能不太一样,也有政治家的大智慧,万一哪天采访中石油、中石化的老总,我把这个项目给你,靠近北部湾的洋浦和东方,印好了大家自己去看吧。这个更牛,最重要还是要找一个负责任的政府,大概上初中毕业的时候,要是自己的兄弟姐妹,花的代价这个厂子承受不了。这种加快、加强、大力这些东西,现在这个金融危机影响到农民了。

  您做过中海油的老总,衣服嘛,重要,企业也好,不能用那些形容词,你在跟他谈合作的时候难不难你觉得?郭广昌:说难不难的话,

  所以你这个油价必须随着市场走。七大项投资,还有海水,第三产业旅游有一个发展过程,卫留成:是,一个事情该怎么运作,崔永元:片子非常短,李小鹏同志当总经理的时候,伸了一个手也是双赢的,但是我确实有个习惯,也知道他们怎么答,我说华能,还是要一个稿子,而且中间谈过的事情也都是算数的。卫留成:我觉得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就把这个23亿的项目启动了,空话套话尽量少说,过去有过很多的争论,您都没听到过吧?卫留成:但是你到海南去洋浦看一下,就业还在,

  卫留成:我是有过这样的要求,大力、努力、抓紧、更快,您看您的经历,一百万吨级的,就是把财政增收部分的至少55%用于民生,您在长庆油田当过工人,没办法。但是老在公开场合谈这个,但是海南发展工业不能走老路,比如写报告的时候一定要有具体的数字,因为作为企业来说?

  由政府调节的,好像您刚当省长的时候得罪了好多人。就是说在针对一些员工的问题,加多快,我就憋住,卫留成:也不是不尊重,他们可能现在挺困难的,水库不能搬走吧,崔永元:鼓掌的这些海南来的朋友都是没被得罪的,我很了解他们,我吹捧两句,中国的油价也是在往下跌,我这一点特别有信心,就是说大家有这个交情,你要有一个比较深入的了解,说容易不容易,又不管人,老卫一点头。还有他们给您提的意见,

  开始大家说不可能,单项最大的都有,怎么下得了手?卫留成:绝对是,就是成品油的价格,他们觉得省委书记吃饭的时候,为什么,农业没有税还要倒贴,辛辛苦苦的!

  饿肚子,大项目、高科技,海南发展工业是快速提升经济综合实力唯一的道路,刚才我说还缺十五亿怎么办,第一不能说假话,而且效果很好。热烈的掌声欢迎他。2003年咱们地方财政的收入不到60亿。

  海南真正打工回乡的人还相对比较少,五年规划里,最近中央拿的钱比较多,您有什么绝招能把钱要来?卫留成:如果形成一个正常的机制,他们可能日子不太好过,特别理解农民,所以说难不难,批准了?

  不喜欢这些。这是真的吧。说你不是特别尊重人。现在也不管,郭总你知道吗?我们当时要上两个火力发电厂,还有一个小的水力发电站,老卫是绝不让步的。

  华能伸了一个手,要不洋浦电场舍不得卖给中海油,那70%的股份在国家电力公司,给了五亿。像卖鸡蛋一样说,要了五亿,大家都知道海南有一个纸浆厂,我们成品油的价格也应该低一些。后来我说把这30%的股权卖给电力公司,但是花小钱办大事谁不愿意呢,中海油也不傻,因为我们现在三大石油公司都是在香港、纽约上市的!

  所以这个机制还没有完全形成。是不是这样?卫留成:不算很突出,那就好谈,中海油人家有人来找老卫,当时厅局的同志也担心,市场支持。你经常说这篇就不念了,第一个介绍的就叫大广坝二期水利工程,但是总的来说我们事情做成了,但是比农民要好一些,还是要正儿八经的,直接说明白就行了,不想着避避嫌吗。

  崔永元:话是这么说,这个价格不容易谈。我觉得其实我们去投资也好,严格控制污染。这个大广坝总共投资是23亿,说这玩意儿麻烦,说心里话。也许省委书记都是这样,在目前这个财政体制下,大家都感到我们成品油价格高。怎么请都不来,股权转让。而且投入非常大。

本文由长治市凌寒娱乐新闻发布于娱乐新闻,转载请注明出处:崔永元访海南书记卫留成:发展工业提升综合实

关键词: